42乐季

显示月历
音乐会一览

当雅诺斯卡遇上香港中乐团

非常常非

日期/时间
12-13/7/2019 (五、六)
晚上 8:00
地点
香港文化中心音乐厅
票价
$170, $220, $280, $350
指挥
周熙杰
演出
雅诺斯卡乐团
2013年,三位从布拉提拉瓦来的兄弟和他们一位连襟创立了「雅诺斯卡乐团」,由此造就了只此一家的「雅诺斯卡风格」。四子能把不同的音乐风格融合,尽显精湛功力。他们的首张唱片,便是以「雅诺斯卡风格」为标题,销售迅速夺金。出道不出数年,乐团已跻身国际顶级之列,这次与香港中乐团的演出,可说是一个东欧与中国的音乐传统难得相遇的盛会,既有对比,也相辅相成,精彩可期。
Janoska Ensemble - Rumba For Amadeus
Janoska Ensemble - Die Fledermaus Overture à la Janoska
Janoska Ensemble - Paganinoska
演出曲目

序曲(选自歌剧《费加罗的婚礼》) 莫札特曲

昨日    保罗•麦卡尼曲

阿玛迪斯的伦巴舞曲 弗朗蒂谢克•雅诺斯卡曲
演出:雅诺斯卡乐团
 
春江花月夜 古曲 秦鹏章、罗忠镕编曲 弗朗蒂谢克•雅诺斯卡改编
演出:雅诺斯卡乐团、香港中乐团演奏家


Contigo en la Distancia César Portillo de la Luz 曲

演唱:亚帕特•雅诺斯卡


查尔达斯 蒙蒂曲 雅诺斯卡乐团编曲

演出:雅诺斯卡乐团、香港中乐团演奏家

小提琴:班迪•雅诺斯卡


乐队组曲II 周熙杰曲
 
雅诺斯卡版的《蝙蝠》序曲 小约翰‧史特劳斯曲 雅诺斯卡乐团编曲   伍敬彬改编  (香港中乐团委编/中乐版首演)
 
帕格尼诺斯卡 (取材自第二十四号《随想曲》)  雅诺斯卡乐团、帕格尼尼曲  弗朗蒂谢克•雅诺斯卡编曲   伍敬彬改编  (香港中乐团委编/中乐版首演)
 
中乐团与雅诺斯卡  下一站,月球  伍敬彬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第一乐章:敝月儿 – 帝女花
第二乐章:Mondschein代表我的心
第三乐章:大开门

演前乐聚
日期:13/7/2019 (六)
时间:晚上 6:45
地点:香港文化中心演艺大楼4楼大堂 

费用全免‧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欢迎预先报名:3185 1647

先行增值

为音乐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加油


周凡夫


在这场音乐会中,来自欧洲的雅诺斯卡乐团(Janoska Ensemble)的六位「家庭」成员,本身已带有跨文化的元素,所用乐器及音乐风格,更融合了西方的艺术音乐美学、民族音乐元素,与通俗爵士音乐、流行音乐的特质,至于香港中乐团,更一直通过包括文化融合等不同形式、手段去拓展音乐天地。


全球化网络世界现象

音乐作为人类音乐发展与时俱进的文化现象,这类跨文化融合的音乐会,是在音乐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歷史印记,这正是在人类社会随着资讯的不断发展,网络世界带来的全球化概念下,大大拉近了人类之间的距离,将民族与文化的隔阂,传统的地域阻障作出了重大突破的今天,为音乐发展带入更广阔的天地的必然之路。


过往人类的发展,受到地理环境的阻隔,在不同的生存环境下,形成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民俗传统,及相异的文化,由此产生出不同的乐器、不同的音乐、不同的音乐美学观,尽管在过去数百年来,东西方文化一直存在着交流接触,但基本仍是各自发展,这种情况在进入新千禧年后终迎来巨大的突破,到今日中国「一带一路」的国策和观念的形成,正是在现今全球化网络世界下必然出现的现象。


在这种文化大环境的转变下,这场音乐会便与过去好些跨文化,将不同美学的音乐融合的音乐会,在节目设计安排上有几类不同的融合特点:

  • 第一类是中西乐器携手演奏的乐曲,那是将中国古曲《春江花月夜》和带有匈牙利吉普赛音乐风味的《查尔达斯》改编用中西乐器演奏(后者还加上歌者),都是小组合奏形式,要发展各种乐器的独特色彩个性便很重要。
  • 第二类是将雅诺斯卡乐团改编的乐曲再编曲,由大型编制的中乐团和雅诺斯卡乐团携手演奏,这便不仅是个别乐器的个性发展,更多的是各种乐器在作曲家的配器手法,及选取的音乐特色上融合出创新性的色彩与音响,由此带出新的感染力和感动力;这两首作品是小约翰.史特劳斯的《蝙蝠》序曲,和取材自帕格尼尼第二十四号《随想曲》《帕格尼诺斯卡》;两首乐曲都融入其他不同文化的音乐,这既要看香港作曲家伍敬彬的编曲技术,亦要看演奏家的演奏能力。
  • 第三类也就是压轴曲《下一站,月球》。这首世界首演的乐曲是伍敬彬为这场音乐会裁身订制的作品,这首原创作品将题材带到天外天的月球背面去,为的当然是营造一个更妙想天外、天马行空的幻想空间。从将任何民族、任何国家的乐器都视为一件「制造音乐」的工具来看,「裁身订制」应更能让不同乐器的特性、不同乐器的各种组合,有机会撞击出更广阔的音乐天地。当然,作为听众要能遨游这片很可能从未去过的,有可能发生任何意想不到的音乐天地,可能还要繫上心理上的「安全带」,即使遇上再惊喜的,从未有过的音乐冲击,亦不会被抛出歷险的旅程之外,仍可以继续为音乐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加油!
从传统到现代的梦幻结合

当雅诺斯卡遇上香港中乐团


陈图安


2019年7月12至13日将是音乐界的一个别开生面、集中乐与西方音乐、一次非凡及意想不到的crossover演出 —「当雅诺斯卡遇上香港中乐团」(When Janoska Meets HKCO)。


「音」缘际会

香港中乐团常任指挥周熙杰在一次音乐会上遇上Janoska Ensemble的其中一位演奏家,得知乐团以舞台魅力十足和充满自由热情的演绎见称。原来对方早已素闻香港中乐团,三言两语的短聚,彼此已惺惺相惜,只因一切从音乐开始。


「音乐」绝对是世界的共同语言,可以打破语言隔膜。打从那天的邂逅相遇,周指辉与Janoska Ensemble结成朋友,彼此更从互相的作品寻找无限的合作空间。


你你、我我

「雅诺斯卡」(Ensemble)的演出跨越古典、爵士和流行音乐领域,他们的即兴演绎往往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可以想像,当乐团与香港中乐团的音乐互相融会在一起时,演奏厅上肯定会掀起阵阵高潮!


周指挥表示:「从互相了解、到各自陈述对今次合作的期望过程中,香港中乐团舆Janoska Ensemble都视作为互相学习、一次难能可贵的文化交流。」音乐是拉近地球村内不同人的关爱的重要桥樑,因为「爱」是不分地域、国籍与肤色。


两个完全不同的音乐团体,在彼此意念一致下,不论是乐团个别独立的演出,或是互相一起演奏,都将会为观众带来崭新的欢乐、体验与共鸣,并再一次说明音乐无疆界,充分表演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美妙境界。


雅诺斯卡旋风

2013年于维也纳成军的兄弟帮乐团「雅诺斯卡」,四位成员自幼受扎实的古典音乐训练。据悉雅诺斯卡在演奏期间,他们会自然流露出自由奔放、浪迹天涯的豪情;使人随着他们的乐章,走进他们浪漫、热情和令人倾心的低迴音乐世界,亦即是「雅诺斯卡风格」(Janoska style)。


「雅诺斯卡」六代都是音乐世家,先祖们留下来的音乐技巧和风格,在耳濡目染下,都由后人传承开去,在传统家族音乐和当今原创音乐的双结合下,他们首张专辑更勇夺金唱片销售佳绩。也许就是他们的音乐能游走于新、旧市场中,fans无数的原因!横扫欧洲乐坛的「雅诺斯卡旋风」现正吹起!


中乐展翅飞扬

周指挥用学习、吸收、启发和融入的说法,来表达与雅诺斯卡同场共演的重要基础:「当他们说要好好向我们学习时,其实是彼此在互相学习与交流,在挑选曲目的过程中,我们既要有传统也要有创新的音乐元素。」


香港中乐团特别委约香港着名作曲家伍敬彬为雅诺斯卡乐团与香港中乐团创作《下一站,月球》,并由弗朗蒂谢克•雅诺斯卡编曲。「伍敬彬的作品领域无论在中乐、古典、Cantonpop都创意无限,而且他『计仔』多多。当对方收到他的作品后,千万个编曲的可能性都会有。这首曲目在香港作世界首演,那份喜悦与刺激,对香港中乐团与雅诺斯卡乐团都是兴奋不已!」


「两首中国经典《春江花月夜》及西方经典Csárdás,将由雅诺斯卡乐团与香港中乐团的独奏家们一起演出,可说是中西合璧之作。大家倾情合力为这首古曲重新赋予一次新的生命力,中乐西乐彼此融为一体,相信广大乐迷定会享受其中。」


Show Time

从传统到现代相辅相成的梦幻结合「当雅诺斯卡遇上香港中乐团」蓄势待发。周熙杰将指挥香港中乐团演出他的作品《乐队组曲II》;雅诺斯卡乐团将演出名曲Overture (From the Opera Le nozze di Figaro)YesterdayRumba für Amadeus;并与香港中乐团演出Paganinoska (Based on Caprice No. 24)Fledermaus - Ouverture à la Janoska。乐团各自的独有风格,各显其技之余,又可即兴一起jam曲,融会合体,中西乐韵飞扬,集娱乐与艺术于一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