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器研究及发展

显示月历
音乐会一览

乐器研究及发展

环保胡琴

香港中乐团研发出环保胡琴系列第三代
连续七年获奖 
演出迈向 1500 场 

香港中乐团环保胡琴系列荣获:

  • 「环保品牌大奖  2018」(2018)
  • U Green Awards「杰出绿色贡献大奖—文化与艺术」(2015、2016)
  • 「香港环保卓越计划」颁发「2013环保创意卓越奖」(2014)
  • 2012 年荣获国家「第四届文化部创新奖」
  • 推荐单位: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民政事务局

环保胡琴系列是乐团为发展民族管弦乐新型的整体音响而创制的改革乐器。设计的概念贯穿环保、承传和创新三方面,其核心的工程包括:筛选出多种可再生的 PET 聚脂纤维膜取代蟒蛇皮,以实践环保之目标,以科学的计算法重新设计共鸣箱,大幅提昇乐器的物理功能。

高胡、二胡、中胡的改革重点,是在保留传统乐器的音色和演奏法的基础上,扩张其表现力。而革胡和低音革胡的改革,则从乐团的整体音响结构出发,创造适合现代民族管弦乐团使用的民族拉弦低音乐器。整套膜振弦乐器在横跨 6 组 8 度的音域里,音色溶成一体,音量较传统弦乐器大三分之一以上,实现了整体音响在层次、织体、质感、厚度、响亮度上前所未有的突破。这种具典型的中国胡琴韵味音色亦具交响功能的音响,更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和艺术感染力。新的整体音响为民族音乐的发展开拓新的空间。

第一代环保胡琴研发由 2005 年开始,2009 年整体完成。2014 年完成第二代,2019 年进入第三代。目前演出场次迈向 1500 场。三代环保胡琴研发之目的,为配合艺术总监的整体发展佈局。通过乐器功能的改良,扩展乐曲表现力及提高演奏水准。通过三者的循环互动为乐团带来质的改变,全方位提高乐团的层级。环保胡琴结构性改革的灵感与突破点,均源自对现场演出的观察,经研究室的设计、实验后推出的试验品。通过多场演出验证后,调整、定型。经过艺术小组审核,最后由艺术总监拍板进入乐队使用。经此程序诞生的三代环保胡琴具备很高的科学性与实用性,也迎来乐团水准的不断提升。对民族音乐的热爱令我们无悔付出更多,成果带来的精彩让我们自豪。在两位总监身体力行的带领下,我们在创造香港环保与艺术双赢的歷史,我们将继续完成这项伟大的工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研究及发展部研究员
乐器研究改革主任
阮仕春 (12.2.2019)

工作室十年(感恩篇)


2008年十月六日乐团位于天后的乐器研究室(工作室)开张了。理事会首任主席徐尉玲博士为牌匾题字。由于嘉里集团的捐助,工作室才得以建立。乐团的乐器改革工作从始步入正轨,算有个家了。我为此已足足等待了卅年,感恩之情已非言语能表达。是制度使然,无奈的慨嘆怨愤无补于事。最急逼者莫过于岁月不挠人,环保胡琴的研发已进入了新层次的轨道,固此十年间须将工作室的功能发挥极至,搏取最大的效益协助乐团再上新臺阶。这是我必须要完成的工作。第二代环保胡琴系列在此誔生。继2012年获国家文化部颁授第四届文化部「创新奬」后,连续六年获香港本土多项环保奬项,受到各界的支持和贊同。十年来乐团配备环保胡琴系列,在世界各地宣传香港,传播环保与艺术双嬴的理念讯息获得更高的声誉。至今累积的演出场数已超越1200场环保胡琴。这项发明在本土生根了。 
 
同心同行
「研发」之目的是开发未知区域为我所用,但结果如何?没有先知。执行研发者们只能在不断的质疑批评,甚至攻击中继续默默地累积经验直至成果为大众所接受。任何的改革必然触及既得利益和旧习惯方式,倘若以此为由只求自保维持现状,最后结果必被边沿化逐渐被淘汰。在经济全球化和环保大潮流下是谁也躲不过的。研发工作若无领导和大众信任和支持工作是不可能有进展的,必以失败告终。 
 
工作室的工作直属艺术总监和行政总监,十年来曾遭受两次重大的沖击,能够屹立不倒关键在于理事会和两位总监的信任及鼎力支持。十年来乐团的演出工作繁重,场数在不断增加,足迹已遍及世界各地。敢更换使用新的改良乐器,又要保证每一场的质量,没有高瞻远足的眼光及过人的经验和胆色是做不做的。十年间研发出两代乐器并付之使用,速度之快是前所未有的。而促成这样的结果的基础条件是演奏者的技术水准急促提升,和累积多年的新作品。两位总监强烈的进取心和身体力行的作风,一直是激励我工作的动力。我观察到总监们的实际工作时间,往往都在团员的两倍以上,因而也感染我须同心同行。从他们在容貌上的变化也已告知大家,这些年来并非养尊处优过生活,负重磅跑长途,长期拼搏在脸上已打下了烙印。惜福、惜缘者才会自珍自重,共同参与提昇乐团音乐层次这项使命性的工作。 
 
在工作室完成后的胡琴类乐器,每一把在出售或进入乐队使用前,都经过张重雪试奏,然后再调整。低音革胡试奏由齐洪玮执行。难度最高的是革胡,董晓露除了试奏所有革胡外,还要抽时间配合仍在不断更新中的革胡新型号试验。此外黄乐亭、徐慧、等多位首席或团员也参与了试奏工作,她们所用的都是下班之后的私人时间。
 
在总监的领导下乐团组织了多次全部胡琴、革胡和低革的「双盲式」拉幕演奏测试,并与首席艺术部、行政部联会处理使用、保养、库存、运输等问题。这项工作日后仍继续进行,以备战的方式确保乐器在每一场演出中的质量。能完成政府规定的演出场次已经不易,在此过程中仍继续改革创新大众付出就更多。至使乐团十年来立下一个又一个里程碑,创出辉煌的战果,是乐团的「使命宣言」。让我们同心、同行。我感恩杰出的领导和优秀的团员们,亦以此为傲。 
 
新层次新轨道新动力
让环保与艺术双嬴的理念达至普及,最实际的推动方法是环保胡琴的「量产」。使广大的爱好者和业界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在「量产」工作未展开之前,优化环保胡琴系列的功能是目前最重要的工作。 
 
环保胡琴经歷第一代在各种环境条件下的洗礼,乐团在整体音响上已跃上新的层次进入新轨道。环保的民族拉弦乐器的发声方式属膜振系统,而胡琴膜振方式的音质和西乐提琴板振音质永远都不可能相似相溶。故且胡琴过了环保关取代了蠎蛇皮后得以永续发展,在新的轨道上竞赛的对手已经不是蠎蛇皮,而是整体功能的提昇。因此而发展出环保胡琴系列的第二代更全面地提昇其功能。
 

通过在二零一四至二零一九年五年的使用期,以确立其稳定性和耐用性。并继续挖堀其潜能,使优化工程获更大的突破。目前已验証了高胡(椭圆两用高胡)和革胡(第二代第三版)的稳定性及耐用性。同时,新的扁筒六角高胡及第二代第四版革胡已经研发诞生,并开始在乐队使用。(第二代第三版的革胡通过改装发展成第二代第四版。)音效亦随之改变,更上一层楼。


「六角扁筒高胡」介绍


研发背景
2014 年,环保胡琴系列第二代全面在乐团使用之际,乐团适时推出首创的新节目,包括民族低音拉弦乐器音乐会——「融」及弦乐四重奏音乐会——「胡琴弦说I」。所有乐曲皆为新创曲或新编曲。重奏节目有别于大乐团的群组音响,乐器配制基本上是每种一件,以此开拓新的音乐领域。这无疑对作曲、编曲、演奏技术和乐器性能都是艰难的挑战。获选的新作品结构复杂、声响变化大、演奏技能高、要求各声部音色、音量的衔接必须非常准确,才能达至重奏和谐平衡的效果。为拓展新的领域,长期维持优秀的竞技状态,拉弦五声部的同事们自由组织了八组重奏队伍,掀起练琴热潮。当我听过多组重奏乐队上百次的演练之后,我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膜震系统的弦乐器皆有其自身的属性,不是万能的。在重奏项目高难度、高标准的要求下,重奏的弦乐器必须继续优化,才能促成演奏技术实现再突破成功。经三年的摸索,研制出「六角扁筒高胡」,编号为:HKCO 3型高胡。
新产品特点
「六角扁筒高胡」是为解决高胡和二胡音色衔接问题而设计的。琴筒正面蒙皮的部分呈扁六角形,后筒花窗是正六角形,琴腔容积如环保高胡。以此种结构设计获得介乎环保二胡及高胡两者之间的音色,让其音色更靠近于二胡,作为二胡的高音区音色向上延伸。因此,「六角扁筒高胡」与二胡在音色的衔接上,不论同度或八度的结合,均能达至自然、顺畅、融洽的效果。音域、定弦同环保高胡,而演奏的技法与手感则接近于环保二胡,便是「六角扁筒高胡」的基本特点。将其加入二胡、中胡、革胡四重奏乐器编制中,使整组音色衔接更加顺畅融和,以此达到音色优化的目的。「六角扁筒高胡」整组作为常规乐器使用,和环保二胡组的结合,在音色的厚度、丰满度、音量、积体、结实与宽宏度上都有很可观的增长。
 
研究及发展部研究员
乐器研究改革主任

阮仕春(27.2.2018)


新思维‧新境界‧新乐器‧新空间


环保胡琴系列是乐团为发展民族管弦乐新型的整体音响而创制的改革乐器。设计的概念贯穿环保、承传和创新三方面,其核心的工程包括:筛选出多种可再生的 PET 聚脂纤维膜取代蟒蛇皮,以实践环保之目标,以科学的计算法重新设计共鸣箱,大幅提昇乐器的物理功能。

 
高胡、二胡、中胡的改革重点,是在保留传统乐器的音色和演奏法的基础上,扩张其表现力。而革胡和低音革胡的改革,则从乐团的整体音响结构出发,创造适合现代民族管弦乐团使用的民族拉弦低音乐器。整套膜振弦乐器在横跨 6 组 8 度的音域里,音色溶成一体,音量较传统弦乐器大三分之一以上,实现了整体音响在层次、织体、质感、厚度、响亮度上前所未有的突破。这种具典型的中国胡琴韵味音色的音响,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和艺术感染力。新的整体音响为民族音乐的发展开拓新的空间。
 
第一代环保胡琴的研发由 2005 年至 2009 年,现在全体已进入第二代。乐团作为香港文化大使,演出活动非常繁忙,而且要确保稳定的水准,在这种情况下要试用改革乐器的难度和功力可想而知。理事会的支持,艺术总监的眼光、经验与胆识和行政总监的尽心配合,依靠着全团上下同心协力,目前已经在海内外演出逾千场,它是香港文化创意工业的产物,它的探索过程是乐团紧贴环保大潮流的时代脉搏,以专业精神不断创新,争取达至环保与艺术双赢的具体行动。随着使用单位的不断增加,它的影响力正以几何级数上升,向世界扩散,令世人对中国民族管弦乐刮目相看。
 

目前的改革成果只是阶段性的,我们将继续完善这项工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研究及发展部研究员

乐器研究改革主任

阮仕春 (6.5.2014)


如欲瞭解更多资料, 请致电 (852) 3185 1600 或电邮: inquiries@hkc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