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乐季

显示月历
音乐会一览

乐旅中国(节目取消)

第四十八届(2020)香港艺术节节目

日期/时间
21/2/2020 (五) 晚上 8:00
地点
香港大会堂音乐厅
票价
$200, $250, $320, $420
指挥
阎惠昌
演出
卡农琴:哈坎•管格什
手碟:颜山
扬琴:李孟学
新乐季的「乐旅中国」,荟萃了海内外及本地深具影响力的作曲家,包括恩约特.施耐德(德国)、马塞.温格勒(卢森堡)、安东尼.保罗.德.芮笛诗(美国)及香港的金马奖得主高世章和联合国「国际现代音乐交流会」推荐曲目《精‧气‧神》作曲家陈明志。陈明志将首度以麻雀、粤剧锣鼓融入中乐全新创作之《又见东风》,以特色乐器演活麻雀桌上的众生相。

香港艺术节「乐旅中国」音乐会取消


因应政府「对公共卫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预备及应变计划」下提升应变级别至紧急,以及场地和疫情发展不确定因素,为关注市民大众和艺术家的健康,避免市民聚集引致社区扩散,原订于2020年2月21日于香港大会堂音乐厅举行之香港艺术节「乐旅中国」音乐会已取消。不便之处,敬请见谅。

持票人士可填妥表格并选择以下的安排,于2020年4月30日或以前连同门票正本交回香港中乐团。
 
门票安排:
1. 申请全数退款 (支票/现金)(以票面面值计)
2. 捐款支持「乐在其中显关怀」计划,让社会各阶层人士均有机会亲身体验现场音乐演奏的感染力。十多年来,此计划获各界善长仁翁的捐献,邀请了多间中、小学、慈善团体及来自弱势社群的家庭欣赏音乐会,扩阔他们对艺术的视野及培养他们对中华文化的兴趣。
 
下载表格
 
查询:3185 1647 / keithyeung@hkco.org
香港中乐团办事处地址:香港上环皇后大道中345号上环市政大厦7楼(市务及拓展部)
办工时间:星期一至五上午10时至中午12:30 / 下午2时至6时

演出曲目

《打雀英雄传》之《又见东风》  陈明志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第一乐章:乾坤大挪移•云外一声「鸡」
第二乐章:原来咁轿喺呀喺一「筒」
第三乐章:「万」物众生皆自得
第四乐章:攻打四方城•筒索万的交响

手碟:颜山
 
嫦娥•后羿•不老药 安东尼•保罗•德•芮笛诗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中华狂想曲 马塞•温格勒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扬琴、卡农琴与中乐团双协奏曲  水之道  恩约特.施耐德曲(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第一乐章:上善若水(老子《道德经》)

第二乐章:趵突泉公园

第三乐章:佛语:依下能起上

第四乐章:二泉映月(变奏)

第五乐章:因水形而强

卡农琴:哈坎•管格什
扬琴:李孟学


蓝音 高世章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曲目介紹

《打雀英雄传》之《又见东风》 陈明志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打麻雀」可说是中国博弈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文娱活动,且与华夏文化中的五行,《易经》「三」生万物的终极思想,甚至与《奇门遁甲》等均有一定的联系。
 
「麻雀牌」中的「筒、索、万」三种基础花色:「索子」代表干,「筒子」代表坤,而「万」字在佛教则是指众生万物,蕴含着万千变化。「打麻雀」时,各人得讲谋略、斗智慧、比花式,打法变化多端,就如高手过招,能审时度势,当机立断,运筹帷幄者才能成为高手中的高高手。
 
这乐曲共分四个乐章,每个乐章以不同的乐器为标志音声。如尺八等长条型竹乐代表「索子」,手碟及圆形的乐器代表「筒子」,木鱼及人声代表「万子」,以及最后的「筒索万」的交响。至于乐曲经常出现的
DongDongDong(冬咚东)声,除表示「东风再起」的意思外,亦是作为乐曲里主要调性的考虑。
 
第一乐章:乾坤大挪移•云外一声「鸡」
 
一切由「打雀」开始:话说各路英雄,尤如进击的猎人,各出奇谋,在雀枱上运转乾坤。幽玄的尺八以其气爆音及奋进的音声,为故事展开了序幕。此曲借用北宋诗人梅尧臣《鲁山山行》的一句诗作,展示英雄们皆以「听鸡鸣」(叫糊)为目标,施展浑身解数。
 
第二乐章:原来咁轿喺呀喺一「筒」
 
故事的发展往往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很多时手持一副「靓牌」但上不了岸(食糊),但当山穷水尽时,却又见柳暗花明。手碟在有限音域中沉潜蠕动,在苦无出路之际忽获财神眷顾,这种喜悦之情就如燃起了心中的一团火。
 
第三乐章:「万」物众生皆自得
 
「打雀」之势,在于排阵,一枚孤子,亦能拯救满盘格局,即战至中场,亦可换一种花色,且能夺取主动权。所谓「输光唔使兴」,循环的音型正好展示了不管牌好牌坏牌,一定要用心对待,不能急躁的「打雀」境界。
 
第四乐章:攻打四方城•筒索万的交响
 
世间万物总有其两面性, 把「打雀」当作是博彩也好, 娱乐也好, 其实也是人民的—种生活方式,且隐含着不同的在地文化。总而言之:我们且可玩味在「打雀」过程中带来手脑耳目的种种愉悦,至于能否在筒索万的交响声中感悟人生,则可不必计怀。
 

— 陈明志

* 本首乐曲使用之特色乐器:青龙(东/青色)、白虎(西/白色)、朱雀(南/红色)、玄武(北/黑色)、手碟、水鼓、非洲沙搥。



扬琴、卡农琴与中乐团双协奏曲 水之道 恩约特.施耐德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第一乐章:上善若水(老子《道德经》)
第二乐章:趵突泉公园
第三乐章:佛语:依下能起上
第四乐章:二泉映月(变奏)
第五乐章:因水形而强

 
水,在《道德经》中是很重要的比喻,用来解释「道」的深意。老子在第八章「上善若水」中,指出了「道」的中心理念:弱与柔可致硬与强,水是「行善」的基础,因为位于最低地点的是水(「心善渊,与善仁」)。
 

曲中第五乐章是中国名曲《二泉映月》的变奏,领出「西江」的雄伟。本曲是根据「水」这个双重含意来作乐器编配,两位独奏者细致含蓄的声音代表「弱」,而乐团的齐奏代表「道」之强。


谨以此曲献予阎惠昌大师,愿友谊长存,并因此在国际间增进和平理解理解的不懈努力,深表敬意。

 
— 恩约特•施耐德

嫦娥•后羿•不老药 安东尼.保罗.德.芮笛诗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嫦娥•后羿•不老药》写于 2019 年 10 月至 12 月期间,是特地为香港中乐团而作。本曲是继芮笛诗于 2018 年 4 月为中国敲击乐和西方管弦乐团所写的敲击乐协奏曲《牛郎织女之神话》之后又一力作,亦是继芮笛诗于 2004 年为台北市立国乐团和琵琶演奏家闵小芬撰写的第一部大型中乐管弦乐《乒乓》琵琶协奏曲之后,时隔 15 年的作品。
 
就像大部分中国民间传说一样,「嫦娥奔月」的故事,迄今已衍生出许多版本。本曲是根据以下这个故事而撰写的:
 
《嫦娥•后羿•不老药》由弦乐开始,在最高音区奏出柔和缓慢的音群,展现十个太阳常年炙烤大地,寸草难生的景象。人间苦难不断,直到古筝独奏带出一段满怀希望的主题。接着,弦乐组改用拨弦,以明快的节奏和阳刚姿态代表后羿。后羿手持天弓神箭,随着九个弦乐长滑音,射下了十个太阳中的九个,铿锵有力的敲击声紧接在后。在嘹亮的唢吶声中,后羿成为了英雄,受到万人拥戴。后羿随后遇见并爱上了嫦娥,笛子和大阮合奏出节奏缓慢的求爱舞曲。云锣响起,女仙降临,赐予后羿长生不老药,以表扬他的英勇。浪漫庄严的乐声很快就被后羿善妒的徒弟逢蒙打破。逢蒙打听到长生不老药的消息,打算背叛后羿,把药据为己有。逢蒙威逼嫦娥交出不老药,嫦娥坚决不交,仓促间把药喝掉。不老药立刻见效,魔幻的音乐转成对爱和希望的反省,最后转为一段悠长的上行旋律,音调不断升高,嫦娥飞上了天,月亮成了她永生的居所。后羿狩猎后回家,得知嫦娥的命运,望着妻子在月亮上的身影,悲痛欲绝。作品最后以精短的终曲作结,充盈着满满希望的音乐姿态,重现后羿的英勇无畏和嫦娥奔月的过程。我们甚至能够想象,后羿奉上水果作为祭品,以此表达对嫦娥永恒的爱。
 
— 安东尼.保罗.德.芮笛诗

中华狂想曲 马塞‧温格勒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在我无数次的中国之旅中所获得的多方印象,启发了我创作这首曲。不论是气势恢宏的山水、出色的现代化建筑、充满活力的城市生活、传统的活动例如华人庙宇中的仪式、香港的赛马、每天在城市公园里耍太极的人等等,都纳入了我的《中华狂想曲》中,成为回忆。另一方面,我亦尝试用作曲的配器法来突出中乐团使用的中国传统乐器。
 
我谨以此曲献给香港中乐团和乐团杰出的艺术总监兼指挥阎惠昌先生。
 
— 马塞‧温格勒

蓝音 高世章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蓝色的南音
南色的蓝调

这或许是粤语懒音的最大贡献。有说南音是中国人的蓝调,那西方人又有否从南音里听到共鸣?蓝调像苦酒,南音像烟缕。南音通常诉说长故事,而蓝调普遍在 12 小节内完成。因此我觉得南音更像宣叙调,记录着悠久的苦涩。

本来这首音乐暂名为《受难曲 X》,借耶稣受难的神剧来盛载南方人的苦难,甚至用上赋格曲式。不过音乐自有灵性,在创作最后关头脑海浮现了「蓝音」这名字,正式把蓝南合一。乐曲并无中西之分,都随乐器独有的特色去细诉哀情。  

— 高世章
为音乐增值
乐旅中国

全球视野说好中国故事

周凡夫
 
在踏入千禧年第三个十年的「乐旅中国」,亦随着全球化而与时俱进,整套节目五首新曲,两首是香港作曲家新创作的作品,另外三首则是三位外国作曲家接受委约特别为这场音乐会创作的乐曲。
 
「乐旅中国」的主旨带有用音乐来展示中国,展示中国的人文风情、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故事……获邀参与这次盛会创作新曲的恩约特‧施耐德(Enjott Schneider)、安东尼‧保罗‧德‧芮笛诗(Anthony Paul De Ritis),和马塞‧温格勒(Marcel Wengler),是分别来自德国、美国,和卢森堡的外国作曲家,为此也就难免会有人怀疑,他们有能力用音乐来说好中国的故事吗?
 
老外能说好中国故事吗
 
这其实是回归到过往不时会有人问的「定义式问题」:「甚么是中国音乐?」被誉为「香港现代音乐之父」的作曲家林乐培,早于上一世纪七、八十年代,便曾就此问题借用了美国现代作曲家柯普兰(Aaron Copland,1900 年 11 月 14 日-1990 年 12 月 2 日)所说的「美国人创作的就是美国音乐」的说法,认为「中国人创作的就是中国音乐」。作为「定义」来说,一般都较简单扼要,「中国人创作的就是中国音乐」的说法须加以补充,「定义」中的「中国人」并非指血统上、国籍上的「中国人」,而应是指文化上的「中国人」,是对中国文化认识、理解,甚至是喜爱的;而在血统上,国籍上并不一定和中国有关的人士。同时,还是指这位中国人是「有诚意」创作中国音乐,那么创作出来的便是中国音乐。林乐培当年便曾「创作」了一首让广告客户亦接受,以为是巴洛克的音乐作品,这是因为他当年是想创作一首巴洛克风格的乐曲,并「没有诚意」创作中国音乐,那当然就不会是中国音乐了。
 
因此,林乐培的「中国音乐」的定义,便提供了一个思考的方向来看外国人能否创作中国音乐、能否说好中国的故事的问题。前提便在于他们对中国文化的认识,在文化上是否已是一位「中国人」。
 
五个中国题材各有不同
 
就选材来看,五位作曲家为这场音乐会所写的作品题材内容,都和中国人的生活文化、传统文化有关,但又各有不同。香港作曲家陈明志所写的《打雀英雄传》之《又见东风》,以中国的「国粹」麻雀耍乐桌上的众生相来写世情;高世章的《蓝音》,标题明显是借用美国爵士乐中的「古典」黑人怨曲「Blues」(亦会中译为「勃鲁斯」),同时亦借此「同音」字说出了音乐语言来自香港人熟悉的广东南音、粤剧等传统音乐,而写的内容亦有如黑人怨曲般,是人间的老百姓生活上的心声。
 
三位外国作曲家的新作,恩约特‧施耐德所写的扬琴、卡农琴与中乐团双协奏曲《水之道》,第一乐章的标题便清楚指出内容来自老子《道德经》中的「上善若水」,那是指弱与柔可致硬与强的「道」的中心理念;其后四个乐章的标题所显示的内容,分别是《趵突泉公园》、《佛语:依下能起上》、《二泉映月(变奏)》,和《因水形而强》,亦与此一中心理念相关了。安东尼‧芮笛诗的《嫦娥•后羿•不老药》,更是直接以音乐来讲述中国的民间传说《嫦娥奔月》的故事,马塞‧温格勒的《中华狂想曲》,则是他无数次的中国(包括香港)之旅中所见所闻的印象写成音乐的成果。
 
引进全球视野观众验证
 
可以说,五位作曲家用音乐说的都是中国的故事,这是毫无疑问的;五人对中国文化都应有一定的理解认知,因为三位老外都在中国土地上或长或短地生活过,甚至已创作过好些中国题材的作品,对用音乐来说中国故事已有一定的经验,各人接受委约为这次音乐会创作,自然亦怀抱着诚意来写中国音乐,不过,无论是中国的,香港的,还是外国的作曲家,尽管创作的都是中国音乐,但这些中国音乐是成是败,所说的中国故事能否感动人,那仍然要通过舞台上的演出,要经过观众的验证才会有答案,这可是「中国人创作的就是中国音乐」的关键脚注。
 
但无论如何,在全球化的今日,中国和香港的作曲家,早已能在国际上用音乐来说好人类的各种故事,有愈来愈多的外国作曲家能用音乐来说好中国故事,亦已是一种趋势。今年的「乐旅中国」,可说是更明确地,希望能引进全球视野来说好中国故事,在新的生肖鼠年的开始,来将台上台下的视野继续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