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樂季

顯示月曆
音樂會一覽

雲南風情

日期/時間
19-20/1/2018 (五、六)
晚上 8:00
地點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票價
$150, $200, $260, $320
指揮/藝術指導
關廼忠
演出
中提琴 蔡書麟
古琴   喬珊
笛子   張維良
笙 楊心瑜
備注
凡同時購買19/1 及 20/1「雲南風情」音樂會正價門票,可獲85折優惠。

譜寫經典 揮舞樂韻

一代作曲家與指揮家關廼忠以出眾的音樂才華譜寫了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名曲,如《拉薩行》及《豐年祭》皆是耳熟能詳,陪伴着一代代香港人成長。這次他重臨香江,一連兩晚擔任指揮,首晚的樂曲以《香江歲月》為主打,深情演繹他在香港年代的名作;第二晚則以《雲南風情》開場,讓樂迷感受雲南繽紛斑斕的民族風情。著名笛子大師張維良、古琴名家喬珊、中提琴演奏家蔡書麟與笙演奏家楊心瑜更將聚首一堂向經典致敬,為您獻上一場又一場高潮迭起的音樂盛宴!

19/1/2018 演出曲目

中提琴與樂隊 香江歲月 關廼忠曲

中提琴:蔡書麟


第一笛子協奏曲 蝴蝶夢 關廼忠曲

笛子:張維良


琴歌與樂隊 胡笳十八拍之第九拍 蔡琰詞 關廼忠根據王迪打譜之旋律作曲

古琴與中樂隊 離騷 關廼忠曲

古琴及琴歌:喬珊


交響詩    穆桂英掛帥 中央樂團楊牧雲等作曲 關廼忠編曲

20/1/2018 演出曲目

雲南風情 關廼忠曲


交響音畫 孔雀 關廼忠曲

笙:楊心瑜


笛子與樂隊 鄉情 關廼忠曲

笛子:張維良


印象四首 關廼忠曲

詩意寫琴

「高中生藝術新體驗計劃」中學導賞專場

指揮 關廼忠

古琴 喬珊

演出日期及時間:19/1/2018 (星期五) 下午 3:00-4:00


音樂會前互動工作坊

12/2017 - 1/2018


查詢及報名: 3185 1680 / 3184 1624

先行增值

關廼忠的音樂世界

周凡夫
 
    俄羅斯作曲大師拉赫瑪尼諾夫(Rachmaninoff)認為「作曲家的音樂必須表達他出生的國家、他的愛情、他的宗教、影響過他的書籍和他所鍾愛的圖畫,是作曲家生命經驗的總和。」關廼忠的作品同樣可說是他生命經驗的總和所結出來的果實,而且是至為豐盛的果實,所以這兩場音樂會選奏的樂曲全不相同,要能較全面地感受他音樂中豐盛的生命經驗,便要全聽這兩場演出了。

愈走愈闊音樂之路

 
    關廼忠的生命經驗當然和拉赫瑪尼諾夫截然不同,所以兩人的音樂亦絕不相同。但要理解兩人的音樂卻有共通之處,那就是兩人的音樂都可以直接地從音樂帶來的感覺去感受,都很容易獲得滿足;如果要進一步更深入去欣賞兩人的音樂世界,首要也就是從兩人的人生,兩人的生命經驗切入,便會對他倆的音樂愈聽愈有味道。
    關廼忠的音樂之路可以說是愈走愈闊,他的生命經驗亦得以不斷累積。他於1961 年 7 月在北京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畢業後,隨即分派到東方歌舞團樂隊擔任指揮兼駐團作曲家,一做十八年,直到1979 年來港定居,1986 年 3 月出任香港中樂團音樂總監。1990年 10 月在台灣高雄市立國樂團擔任指揮約四年,1994 年初離開台灣與演奏古琴的妻子喬珊移民加拿大,在溫哥華定居,直到近十多年間,則穿梭溫哥華和北京,活躍各地民樂界。
    關廼忠超過半個世紀的音樂之路,從北京到香港,再到高雄、溫哥華,人生與事業,多番轉折變化,但音樂之路則愈走愈闊,見聞眼界視野不斷擴張,豐富的生命經驗累積,正是他數十年來從未停過音樂創作,能成為一個「多產」作曲家的重要「本錢」。
 
生命總和全聚於「情」
 
    關廼忠對音樂創作,從手法、內容都有一套很明確的見解,他認為音樂離開了「情」就無法生存。任何現代技巧上的探討,都是要以感情表現上的要求為前提。音樂中一切新技巧之開發必然離不開傳統,任何一種技法之表現能力不是萬能,新的技法探索擴展了音樂的表現力,但新技巧如同傳統的主、屬、下屬和弦一樣,亦有它的表現局限。
    關廼忠認為任何藝術都是有民族性的,但沒有必要去刻意強調民族性,因為民族性是一個作曲家有深厚的民族文化根源時自然流露出來的東西,民族性是在作品深層內部自然的流露。
    不難見出,關廼忠的「情」是他生命經驗總和最主要的歸結之處,而所謂民族性、創作技巧,在他的創作中都是用來表達「情」的手段,這些手段的運用,其實亦是源自他生命經驗的東西,是構成他生命經驗總和的部分。所以,這兩場音樂會的九首樂曲,除了從標題上的意義去了解、欣賞,更重要的是去探索在此標題意義下作曲家要表達的「情」之所在。
 
內心最深處的東西
 
    首晚音樂會選奏的中提琴與樂隊《香江歲月》要表達的很明顯便是作曲家在香港生活了十幾年對香港的「情」,採用了相對小提琴來說音色較為深沉,且不炫耀的中提琴和中樂團協奏的形式,那自然是因為這種色彩感覺很切合他要表達的「情」,原來那不僅是他對香港生活的回憶,還有他對父親的追思,他父親曾是中國電影樂團的中提琴首席呀。
    至於笛子與樂隊《蝴蝶夢》,以及下半場琴歌與樂隊《胡笳十八拍之第一拍》和《離騷》,還有壓軸的《穆桂英掛帥》,標題所示全都緊扣著中國傳統文化,要表達的當然並非祇是標題所示傳統「故事」的「情」,更多的是作曲家藉這些「故事」來展現他作為現代人的「情」。
    第二晚的笛子與樂隊《鄉情》要傳遞的「情」不用多說;至為特別的是用作開場的《雲南風情》,還有交響音畫《孔雀》(笙獨奏),和作為音樂會壓軸的《印象四首》,全都是雲南的背景,見出作曲家對雲南情有獨鍾外,作曲家在這三首曲中寄托了甚麼「情」?《雲南風情》和《印象四首》的創作相距約十年,曲中的「情」有何差異?這顯然都是欣賞時的有趣問題。
    關廼忠創作時必然考慮到聽眾,很重視一般聽眾的感受,為此,儘管他的創作都源自他的生命經驗,他在作品中要展示的「情」都不難找到答案。他曾說:「因為我想我的作曲並非為了發洩自己,當然我會把內心最深處的東西拿出來給聽眾,那是因為祇有這樣才會感動他們。」(見1989 年 3 月 10 日香港《文匯報》)。也就是說,無論寫的是傳統的「故事」,還是雲南的印象,都有他「內心最深處的東西」,都有他的「情」。為此,要進一步欣賞關廼忠的作品,要進入他的音樂世界,全面了解他的音樂,可要了解他的生命經驗的總和,但要在他的音樂中感動,卻是很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