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樂季

顯示月曆
音樂會一覽

愛回家-鄉音鄉情

日期/時間
22/6/2018 (五)
8:00 pm
地點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
$200, $260
指揮/藝術指導
肖超
演出
環保二胡:毛清華
墜胡:李立
琵琶:邵珮儀
阮:劉心琳
算盤:趙太生
笛子:陳鴻燕、巫致廷

人行千里外 心繫故鄉情

對於長年離家在外打拼的人來說,思鄉念家是怎麼樣的心情?萬語千言,歸心似箭,翹首向明月,又有多少人能夠團圓?四川交響樂團常任指揮、首屆香港國際中樂指揮大賽亞軍肖超將指揮樂團演繹鄉情濃郁的樂曲,奏響一條回家的路,每一個節拍,每一句旋律,都能聽到回家的腳步!

演出曲目

巴渝地區
挑山(選自《太陽頌》) 王丹紅曲


中原
墜胡與樂隊    中州韻    劉文金曲
墜胡:李立
二胡與樂隊    江南(選自《春江水暖》第一樂章)    金復載曲
環保二胡:毛清華


河南、山西地區常用戲曲牌子曲為素材
算盤與樂隊    算盤迴旋曲    錢兆熹曲
算盤:趙太生


閩南薌劇音樂、台灣恒春民歌
鄉音寄懷    李煥之曲


廣東
琵琶與樂隊    雲山春色    湯凱旋曲
琵琶:邵珮儀
笛子獨奏    鴻燕展翅    陳添壽曲 顧冠仁配器
笛子:陳鴻燕


台灣
阮與樂隊 福爾摩沙 陳怡蒨曲 李昌編曲
阮:劉心琳
狀元調    顧冠仁曲
笛子:巫致廷


陝西
長安社火    趙季平曲 魯日融編曲

先行增值


中國音樂的「家」在哪?

周凡夫

這兩場以「愛回家」為題的音樂會,首場「鄉音鄉情」和次場「粵樂越樂」的名字,已說明了兩場音樂會內容的分別,在於後者立足於香港所在的「粵文化」的音樂,前者則是在「粵文化」以外的樂曲,可說是分別來自不同地域的音樂,而「愛回家」的「家」,當然是指中國音樂的「家」了,那麼,中國音樂的「家」在哪呢?

音樂是一種文化現象,亦是組成一個民族文化的重要部分,是確認自我身份的重要元素,要找尋中國音樂的「家」的所在,也就要回歸到中國音樂的文化,中國音樂的傳統去找了。

傳統音樂是「家」之所在
其實,自十九世紀中葉以來,隨著新的人文科學,如人類學、社會學、民族學等在西方興起,文化的概念亦出現變化,為文化所下的定義,層出不窮。至於在中國,早於西漢時已有文化一詞,指的是文治教化、禮樂典章制度。到十九世紀末,西方「文化」一詞才經由日文轉譯傳入中國,含意有三:

一、與「文明」同義;
二、狹義是單指觀念形態等精神方面的內容;
三、廣義則包括精神與物質兩方面的內容。

「文化」其實便是一個內涵不明確而外延不確定的模糊概念,今日「文化」一詞多採用更廣泛的概念:人類在生活過程中創造的一切,包括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總和。作為文化現象的中國音樂,亦因為歷史的發展過程,生活形態的變化,形成不同的形態類別,一般可分為:

一、宮廷音樂、
二、民間音樂、
三、文人音樂、
四、宗教音樂、
五、中國新音樂。

相對於第五類二十世紀前後受到西方音樂影響而形成的「新音樂」而言,前四類可視為「中國傳統音樂」,亦可以說是中國音樂的「家」之所在。但中國幅員廣大,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各有不同民俗文化風情,中國傳統音樂也就因不同地域的文化而形成不同風格面貌的音樂,中國音樂的「家」亦變得極為多元多彩了。

民間音樂概分五大類
第一類宮廷音樂已失傳,文人音樂和宗教音樂都可說是中國音樂的「家」之所在,但內容和發展便遠遠不及豐富的民間音樂,單以類別而言,中國民間音樂一般可概分為五大類:

一、民歌:長於抒情,旋律優美,與語言、生活關係緊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有不同襯詞和風味的民歌。
二、說唱:亦稱曲藝,長於敘事,曲調與方言生動結合,突出語言的音樂性,是文學、音樂、表演藝術的結合。
三、歌舞音樂:具有強烈節奏,旋律多熱鬧愉快,兼具抒情、敘事成分,與舞蹈結合,具有鮮明動作性。
四、戲曲音樂:是組成戲曲的重要部分。將抒情敘事,及有著舞蹈的鮮明節奏等特點貫穿而成。戲曲音樂形成,吸收融匯了歌樂、舞樂、說唱和器樂,可說集中國民間音樂之大成。
五、器樂:以樂器本身的音色、演奏法、音域、配器效果等將感情發揮,不受歌詞限制,在形式結構上能有著複雜變化。

民間音樂七大文化圈
這五大類的民間音樂,依附著不同地域、民族的不同民俗文化風情,不同的生活習慣形成不同的風格,中國音樂的「家」,也就因不同地域而形成不同的面貌。如按傳統的文化圈來劃分,可分為七大文化圈,中國的民間音樂亦可按此而區分為七大風格,各具不同特色:

一、東北文化圈:滿族和漢族的民俗交融,音樂風格多強烈厚重,包括吉林、黑龍江、遼寧北部及內蒙古東部。
二、遊牧文化圈:民風粗獷強悍勇武,音樂風格同樣粗獷遼闊,包括遼寧、河北、陝西三省北部、內蒙古大部、寧夏北部及新疆。
三、黃河文化圈:中國傳統文化之腹地,音樂悠遠質樸。東始自黃海,南達秦嶺、淮河,西至青海湖東,北抵長城。
四、長江文化圈:雅致精巧秀美為特色,音樂風格以柔美婉約見勝。幅員包括秦嶺淮河以南,西藏至青海高原東側。
五、青海文化圈:以藏族風俗和藏傳佛教色彩為特色,音樂帶有佛教的神秘色彩,包括青海、西藏一帶。
六、雲南文化圈:雲南及貴州眾多少數民族聚居之地域,文化與風俗亦隨民族之不同而變得豐富多姿,音樂風格富於色彩。
七、閩台文化圈:不少中原古代風俗文化現象仍得以保存,音樂風格活潑明快為主,包括廣東、福建、台灣。

「愛回家」帶來特別共鳴
在近百多年來西方文化的衝擊下,中國的民間音樂亦隨著地域文化因生活改變而變化,加上不同文化圈的文化接觸增加亦開始變得有點模糊了。在這種情況下,不少作曲家將不同地域的民間音樂中的特色作為創作的素材,由此反而能將不同地域的民間音樂的特點保留下來。為此,音樂儘管一如其他事物的傳統一樣,隨著時日推移而不斷變化,不同地域的音樂文化特色仍然得以承傳下來,讓人仍能感受得到回「家」的感覺。

這兩場以「愛回家」為題的音樂會,演出的音樂仍保存著不同地域的文化特色,但更重要的是,擔任獨奏或主奏的演奏家,都和所奏樂曲的土地具有「家」一樣的密切關係。也就是說,這兩場音樂會的焦點不僅在於「家」,還有更重要的「愛」,這兩者能緊密結合,音樂才會更動聽,更動人,讓人產生特別的共鳴。

對「家」的音樂產生特別的共鳴,是對自我身份獲得認同的反應。文化一直是確認自我身份的重要元素,作為文化重要一環的音樂,更是世界各個民族自我確認的基礎,作為中國人能對中國音樂的「家」的所在有所認識和了解,必然有助於對自我身份的認同,從而在人生之路上,尋得安身立命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