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乐季

显示月历
音乐会一览

聊斋 - 倩女幽魂‧罗刹海市 (节目取消)

日期/时间
14‒15/2/2020 (五、六) 晚上 8:00
地点
沙田大会堂演奏厅
票价
$170, $220, $280, $350
指挥
阎惠昌

人鬼殊途,缘何如此,死生相随? 

鬼面人心,缘何至此,善恶如水?


女鬼聂小倩,被妖怪威逼害人,后遇书生宁采臣,被其正直打动,决意助他脱险,缱绻人间,不惧阴阳相隔;美男子马骥,误闯以丑为美的罗剎国,为生存以花面逢迎,结果连自己的人性也颠倒失坏,只怪阴差阳错!


乐团邀请了着名作曲家金復载及孔志轩分别以中国最美寓言《聊斋志异》中,《倩女幽魂》与《罗剎海市》两个故事为创作蓝本,道尽世事变幻,无常人间。

「聊斋 - 倩女幽魂‧罗刹海市」音乐会取消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于2020年1月28日宣布,为配合政府「对公共卫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预备及应变计划」下提升应变级别至紧急及避免市民聚集,辖下所有文康设施,包括各表演场地等,将由2020年1月29日起关闭,直至另行通告。原订于2020年2月14-15日于沙田大会堂演奏厅举行之「聊斋 - 倩女幽魂‧罗剎海市」已取消。持票人士可选择以下的安排,并于2020年4月30日或以前填妥表格连同门票正本交回香港中乐团。


门票安排:

1. 申请全数退款 (支票/现金)(以票面面值计)

2. 捐款支持「乐在其中显关怀」计划

让社会各阶层人士均有机会亲身体验现场音乐演奏的感染力。十多年来,此计划获各界善长仁翁的捐献,邀请了多间中、小学、慈善团体及来自弱势社群的家庭欣赏音乐会,扩阔他们对艺术的视野及培养他们对中华文化的兴趣。 


下载表格


查询:3185 1647 / keithyeung@hkco.org

香港中乐团办事处地址:香港上环皇后大道中345号上环市政大厦7楼(市务及拓展部

办工时间:星期一至五上午10时至中午12:30 / 下午2时至6时

演出曲目

倩女幽魂 金复载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一、楔子

二、宁采臣进庙

三、初遇聂小倩

四、燕大侠规劝

五、月光夜定情

六、老妖婆夺爱

七、大战群妖魔

八、人鬼情未了 


罗刹海市奇遇记 孔志轩曲 (香港中乐团委作/世界首演)

第一组曲

一、前奏曲  翩翩才子

二、海上飓风

三、罗刹印象

四、易容求荣 


第二组曲

一、繁华海市

二、龙宫秘境

三、才子佳人

四、终曲  缘尽归乡

为音乐增值

世事变幻 人间无常

周凡夫                             


这是一场以中国音乐来说中国民间故事的音乐会。音乐会的标题说得更具体,是说《聊斋》中的《倩女幽魂》和《罗刹海市》这两个故事。
 
寓言故事灵感宝库
 
《聊斋》是《聊斋志异》的简称,是享誉国际的名著,有多种外文翻译本,是清代蒲松龄所著的短篇小说集,全书分为 12 卷,共收有 496 篇短篇小说;小说内容极为广泛,大多跨越人间和异域,谈的多是人与狐仙、鬼妖的故事,所以又称《鬼狐传》。这些故事据说多是蒲松龄在路边为过路人设立茶摊,提供免费茶水收集而得,然后再加以整理成册出版。为此,这些来自民间的故事大多反映了当年(17 世纪)中国的社会面貌;描写的虽多是狐仙鬼妖,字里行间却不难让读者体会出鬼妖狐仙较人更有情有义,对当世讽刺之意便明显不过。
 
《聊斋》书中近 500 篇带有寓言式的短篇小说,多是描写穷苦书生和鬼妖狐仙的爱情故事,既藉此来表达对社会不满和对爱情的向往,亦有个别故事情节单一,祇求情节荒诞怪异,甚至祇有短短十余字的超短篇。除了人与花妖狐魅的恋爱故事外,亦有批评科举制度的腐败,并揭露政治和社会的黑暗,也有批评人性的好逸恶劳,写恶鬼害人、断袖之癖、朋友之义、兄弟之爱、风水迷信、仗义行为……可说是一幅社会的风俗画图。
 
同时,《聊斋》中的故事,大多情节曲折,且善于塑造各种各样的人物,往往还能通过写景来烘托人物,突出情节发展;故事的述说更长于语言文字的提炼,风格上富有浪漫主义色彩。为此,蒲松龄同乡好友王士祯为《聊斋志异》题诗:「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说来虽是「姑妄言之姑听之」,言下则带有微言大义之意,而这亦正是《聊斋》至今仍备受各方推崇,和仍是艺术家创作灵感的宝库的原因所在。
 
音乐扩大文字空间
 
金复载和孔志轩两位中国著名作曲家特别为这场音乐会创作的全新作品,便选取了《聊斋志异》中两个内容很不同的故事,和采用很不一样的音乐手法来「讲述」。
 
金复载选取的《倩女幽魂》是《聊斋志异》十二卷中记于卷二的故事,原名《聂小倩》,名字取自小说中 18 岁就夭亡化身为绝色女鬼的女主角的名字,是《聊斋》中最为人熟知,也是改编作品最多的一篇,不仅再三拍成电影、电视剧,制作成舞台剧、动画,还是不少综合节目的题材……孔志轩所写的《罗刹海市奇遇记》,故事取自《聊斋志异》十二卷中卷四的《罗剎海市》,相对《倩女幽魂》则较「冷门」。
 
金复载和孔志轩虽然都采用大型中乐团演奏的「组曲」形式来讲述这两个故事,不同的是《倩女幽魂》采用改编成电影版的故事作为脉络,分为八段讲述故事的情节发展,最特别的是每段中间加有指挥的插话来介绍每段音乐主题代表的人物情景,指挥便扮演了「说书人」一样的角色。孔志轩的《罗刹海市奇遇记》,则分成第一、第二两套组曲,各以四个不停演奏的乐章,合共八个乐章组成,按照故事情节发展讲述。
 
这两部《聊斋》音乐故事,相同的是组曲中每段音乐都有具体标题,都很容易明白掌握各段音乐的内容,甚至是故事情节,但音乐毕竟不是戏剧,并不擅长表达复杂的戏剧情节,作曲家更多的是运用音乐的专长,从音乐音响来塑造立体的人物形象,来营造情节、背景的生动气氛,藉此来感染观众。
 
其实,在这两个寓言式的《聊斋》音乐故事中,音乐将文字空间作了更大的扩展,观众除了可以听到《倩女幽魂》中的人鬼情未了的爱情故事,甚至会思考到故事中的男女主角追求自由的勇气;在《罗刹海市奇遇记》中进入以丑为美,颠倒美丑是非的虚构国度,面对亲情与爱情无法两全的人生缺憾;面对为求生存,为名为利的「现实」。但这两个音乐故事,更多的却可能是音乐经常在情感上为人带来的,很直接的感受:世事变幻,人间无常,珍惜当下,乐在其中呀。